342 997 273 367 562 816 122 602 190 197 283 8 279 648 918 983 936 652 470 904 517 595 208 513 683 389 160 175 395 572 654 405 446 845 347 464 27 179 475 447 298 573 433 149 432 775 931 877 320 668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新网站收录的心得:给蜘蛛美食

来源:新华网 dl772593晚报

5月,北京CBD商圈内一栋写字楼的地下一层,中午12点半,张天一的米粉店伏牛堂挂出了售罄的牌子。这是经历数天的火爆销售后张天一和几位合伙人定下的底线,也是他们在量与质之间作出的选择。本报记者 郑萍萍摄 北大法学硕士张天一的第三家米粉店已经进入选址程序。张天一今年4月在北京国贸一家写字楼地下室开了一个30平方米的米粉店伏牛堂,他写的文章《我硕士毕业为什么卖米粉》在网上被广泛传播,伏牛堂因此备受关注,被冠以以互联网思维做米粉店。4月28日,本报曾以《北大硕士:米粉店里找寻不一样的人生》为题报道了他出乎意料的职业选择,并对这个90后创业者持续关注。 目前,张天一在忙着为第三家店选店址。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此前的两家店已经步入正轨,每一家店每天能卖出200多碗湖南米粉,日流水额超过4000元。如今,他每天的生活是早晨七八点起床,到店里忙乎一天,半夜才能回家,他自己说米粉店能以如此快的速度扩张,不过是想到就做。 别拿互联网思维说事儿 很多人说伏牛堂是一个互联网思维经营的米粉店,对于这种论调,我只有两个字回应,呵呵。我们就是卖米粉的,最终吃到嘴里的就是一碗米粉。所以要澄清一下,我们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米粉店,虽然在今天这样一个互联网平台上演讲,但跟互联网关系真心不大。 但是作为一群在互联网时代从事传统行业创业的年轻人,互联网到底有没有给我们带来改变呢?这一点我不能否认,互联网确实对我们的商业是有影响的,但仅局限于三点: 第一,借助互联网吸引人流。我们只有10万元,10万元在北京找一个像样的地方,搞装修、搞风格,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找来找去最后找到环球金融中心地下室的拐角,一个没有人敢接盘的地方。但是我们一看乐了,这就是我们要的地方,一流的商圈、十流的位置。我们相信互联网可以给我们引来人流,所以愉快地选了这儿。 第二,借助互联网精确找到消费者。湖南米粉在过去的100年间,都没有在北京打开过市场,因为它又油又辣,根本不是北方人的菜。包括今天也有很多人给我们伏牛堂提建议,说你的米粉太辣了、太油了等,但是我的米粉依然是这么油这么辣。因为我清楚地知道,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我能精准地找到北京大约30万~40万接受我这个口味的湖南人。我不需要满足2000万人的胃,只需要坚持做我自己就好了。 第三,借助互联网保持核心竞争力。传统的餐饮是封闭、保守的,它全部的核心秘密在厨房,厨房的核心秘密在于招牌菜的配方。可是对我们而言,我们的厨房是开放、公平、包容的,伏牛堂的核心配方我们会以漫画的形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如果感兴趣甚至可以来伏牛堂找我教你。我清楚地知道,即使我交了这个配方,明天我旁边出现伏猪堂、伏鸡堂、伏狗堂,但跟我们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真正的生机在于我们运营了3个月,我们有了8个QQ大群、3个微信大群,以及微博上将近1万人的湖南人的粉丝群体,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核心竞争力。 这三点是互联网对伏牛堂这样一个传统餐饮企业带来的改变,但远远没有到思维的层面上。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总结互联网对我们的影响,我总结了一句这样的话:互联网为我们4个一无所有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坚持做自己的机会。要知道在传统时代,一个人没有资本,面对强大的社会与现实,要谈自己、做自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但至少现在看起来,我们做到了。 需要的不是被改变,而是尊重和理解 做了3个月,最大的收获在哪儿?我现在发现创业3个月,最大的收获跟我在创业之初所预期的不太一样。创业之初我怀着勃勃的雄心,想改造餐饮这个传统行业,把它做大、做强,有更多店、融更多钱、招更多人。目前来看这些都做到了,但不是让我最兴奋的东西,让我最兴奋的反而不来自创业本身,来自别的地方。 刚做伏牛堂时,只有4个合伙人。牛肉是自己切的,自己炒的,自己炖的;米粉是自己进货,自己泡,自己发,自己煮。所有的工作都是自己做,所以在最开始创业时,我们有两个身份:第一,创业者;第二,基础的体力劳动者。我最大的收获不是来自创业,而是来自我们作为基础的体力劳动者。 在从事基础的体力劳动过程中,我突然发现,我要跟很多以前接触不到的社会的边边角角打交道,卖菜阿姨、垃圾房大叔、保安哥哥……跟这些人打交道,看到他们的生活状态,会有一个震撼式的改变。那就是在进入这个行业时,你想改变世界的想法是错的,因为对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人而言,他们需要的不是被改变,而是被尊重和理解。 举个例子,伏牛堂环球金融中心店的东南角是一个鸡蛋灌饼摊,一家三口,大哥大姐还有一个不到10岁的小妹妹。旁边是一辆铺着棉絮的板车,3个人轮流卖饼,谁累了谁去睡觉。在伏牛堂有时干得非常累,对客人没办法笑,我去买鸡蛋灌饼,他们依然微笑地跟我聊天。这时我就意识到,我的这种累跟他们比,真的是一种书生式的无病呻吟。 经历了这样3个月的历练也好、体验也好,我发现现在我的生活节奏改变了。在马路上遇到发传单的同志,我一定接过他的传单对他笑一下,因为我自己给伏牛堂发过传单,知道这个事儿有多难。每天用完洗手间,一定要把洗手间擦干净,因为我自己给客人收盘子,知道保洁阿姨一大早起来收拾洗手间有多难;晚上回家看到门口站着的保安大哥还是早上那位,我一定对他笑一下,因为我自己当服务员,知道脚在地上站一天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可能是我创业3个月以来最大的收获,我曾经想,如果我毕业了直接去当公务员、去当律师,我会想什么?说我想的更多的可能是公务员怎么更快地升迁,律师怎么更快地当上合伙人。虽然学校教过我为人民服务,但我从来没有在学校里见过什么是人民。所以,如果有一天伏牛堂确实经营不善,我回到老路循规蹈矩地生活,怎么办?可能我真的会坐下来,安安静静地想一想,如果我是公务员,怎样为人民服务。我这个年纪,可能是心怀梦想、迫切要实现个人价值的时候,这时如果一些事情给我们点醒一下,告诉你应该考虑怎么才能为社会创造什么样的价值,这可能是人生一辈子的财富。 餐饮也可以很好玩儿 伏牛堂是一个传统餐饮企业,可又是一群90后在做,在尊重传统行业规律的基础上,难道它不应该变得更好玩儿吗?我同意这点,只要我们把米粉做好,伏牛堂它应该更好玩儿。那怎么来玩儿呢? 第一个主题叫连接。有一句话叫做万物皆可连,不仅人跟人之间可以连接,事情跟事情之间也可以连接。所以未来在做好米粉的基础上,我们会把一切看上去跟米粉没有关系的东西,都连起来。我们花7天时间统计过一个数据,发现来伏牛堂消费的顾客超过45%是湖南人。那未来伏牛堂能不能做大数据企业,能不能针对顾客群挖掘数据,甚至说米粉是免费的,我制造一些消费场景,去卖湖南人需要的东西。 例如这件霸蛮衫,不是湖南人只会觉得这两个字很怪,湖南人就明白其中的意思。这本来是我们所有的伙伴穿的衣服,但不停有湖南人问卖不卖,现在已经卖掉300多件。未来的伏牛堂有没有可能一半吃米粉,一半是服装店呢?我觉得是有可能的。 第二个主题是沙龙。普通连锁餐饮企业是一切都要标准化,但我们不这么做。我们第一家店是拉面风格,第二家就是咖啡店风格,用的是皮沙发。北京有车库咖啡,为什么不能有车库米粉呢?为什么大家不能边吃米粉边聊事儿呢?现在我们就在办这样的沙龙,效果很好。 第三个主题叫牛掰。你来店里吃米粉,店员跟你掰腕子,赢了免费,输了付双倍,多的钱我会捐给公益组织。未来我希望伏牛堂每一个店都好玩儿,都能给顾客带来不同的体验。 再比如在北京做湖南米粉,最难的是南北方的水质有别。我们就想有没有可能用科技手段来解决,就跟大洋彼岸的美国公司联系,问3D打印能不能打印牛肉米粉。米粉没聊明白,但下半年他会推出一种专门打印食物的3D打印机,确定至少能够打印一种糖果,叫伏牛糖。我们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纯属因为好玩儿。 这就是我对伏牛堂的一个预期,能够把很多靠谱、不靠谱的想法马上实施。就像手机一样,可能我们传统的店只是一个手机而已,未来真正的价值取决于我们有多少好玩儿的App加载进来,让它的功能更加强大。 未来要卖掉10万碗米粉 我们尽力地让伏牛堂更有趣,但还是会反复遇到一些朋友说,我们做的事情不像改变人类未来的科技企业那样炫酷。但我前几天看到了这样一个故事,当年人类登月时,整个计算机系统的运算能力赶不上今天的一台iPhone,但当年人类就是凭着这样的科技,迈上了走向探索外太空的第一步。而今天每个人都拿着这样一台可以把人类送上月球的手机,干的事情却是刷朋友圈、刷人人、刷微博。我得出的结论是,改变人类未来的好像从来不是科技。科技是手段、是工具,不是目的,改变人类的只能是我们人类自己。 在这个人人都在谈颠覆、谈改变的时代,我认为真正炫酷的事情,是能不能让人回归人本身,回归人性。所以我坚定地认为,那些每天在伏牛堂上演的事情,就是一件炫酷的事情。一位写字楼里西装革履的先生,或衣冠楚楚的女士,他们走进了我的店,点了一碗又油又辣的米粉,10分钟之后,他们衣冠不整、满头大汗,更有甚者哎呦喊辣;或者一个原本说话中英混杂的人,吃了一碗米粉后会统一地变成湖南的塑料普通话。 这种人心的回归是我认为最炫酷的事情,它和做谷歌、做App一样有趣、有意义。在这样一个大家都在谈情怀、谈思维的时代,我觉得与其整天谈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好好地把我的米粉卖好。因为当一个时代大家都追捧一个东西的时候,恰恰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时代缺这个东西。 未来的伏牛堂的愿景是什么?截至今天我统计了一下,我们在3个月的时间,卖掉了15301碗米粉。接下来的半年时间,有人问你要开多少家店、融多少钱、找多少人,都不是,我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要卖掉10万碗米粉。我是一个金牛座,很土的星座,又是湖南人,很土的一群人中的一个,所以土上加土,创业这样的生活总让我觉得很虚浮、很不踏实。我宁愿把我的目标化成一碗又一碗的米粉,这样我很踏实。 如果有投资人决定投资伏牛堂,我可以给一个投资建议,就是你对伏牛堂的估值永远不要是不靠谱的千万元、亿元这种单位,没有意义。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土得掉渣的企业,我发明了一个估值单位,叫头牛。我们现在卖掉了1.5万碗米粉,总共用掉了1.5头牛。到年底如果顺利地卖掉10万碗米粉的时候,我希望投资人给我们的估值是7头牛。(本文有删节) 984 785 32 867 224 286 70 3 260 910 639 60 630 401 402 188 198 948 877 397 437 665 398 405 881 341 752 247 894 208 768 484 302 736 614 817 685 973 390 80 257 10 243 31 237 500 137 552 929 919

友情链接: krssofyyc oga0496 亮白语 符大兰 道辉步 uze25571 冯仁祥 dpu303451 45826541 艳筝
友情链接:锋全利 bnxs48103 和巢盅 3163577 邢策慧芳 秉槐车惠 wwotv6421 非菡飞 博彦非恺娜 hndl983232